草莓深夜释放自己73

  

孟凡没去理会曼陀罗的举动。

此刻,他的心神完全聚焦在曼妈妈的身上。

别看曼妈妈的病症不大,可人眼却是极精巧的器官。若是他稍有操作不当,按着曼妈妈的身体状况,那她就有可能彻底失明,再也见不到天日了。当然,在他出现之前,曼妈妈早已在黑暗中生活多年了。

“老大,你……”

曼陀罗看到孟凡的额头上面渗出了汗水,脸上便露出了焦急的表情。可不等她把话说完,孟凡就大声制止道,“别碰我!去帮曼姨找水,擦拭一下额头。”

“可你……我没事儿!按我说得去做。”

曼陀罗的话刚一开头,孟凡就再次给她打断了。此刻,他的额头、脖颈虽然满是汗水,就如同蚂蚁在上面爬动给他带去奇痒难耐的感觉,可他想得却依然是曼妈妈的病情,根本就没有顾及自身的感受。

“哦,谢谢。”

曼陀罗这话说得声音很轻,却依然没能逃过孟凡的耳朵。

他略挑了一下眉毛,将目光向着曼陀罗那边看去。结果,他发现曼陀罗的脸上满是羞怯焦急的表情。显然她现在着急的可不是曼妈妈的病情,而是自己没有办法帮上他的忙,并将他额头的汗水擦掉。

“放心吧!我不会有事的。我是医生,难道……”

孟凡原本还想多安抚曼陀罗几句,却突然感到自身的气息有了奇怪的波动。当他在对抗尸瘟病人时,完成了盘龙诀的突破后,就一直有类似的情况发生。

他虽然按着许松岭传授的法子,尽力在平衡体内的真气,却依然没有办法解决这一状况。

“老大,你怎么了?”

“我没事儿!今天,我对曼姨的治疗只能到这里了。”

孟凡喘息着回答,尽力把手向着那些银针上面放去。不等他将最后一根儿银针放回针匣,他的身躯就仰面向后倒去。

“老大、孟凡!你别吓我。”曼陀罗看到孟凡双眼紧闭着歪倒在床上,表情就变得愈发慌乱了起来。

“曼小姐,这都快中午了。你、啊,这是怎么了?”

就在这时,郭姨一边唠叨,一边从外面进来。当她看到孟凡仰面倒在床上的模样时,立刻惊呼了起来。

“郭姨,他不会有事吧?”

曼陀罗嘴上这么问着,手则向着孟凡的鼻腔处放去。当她没能试到孟凡的呼吸时,立刻就把手指按压到他的颈动脉上。别看她因为孟凡的表现感到紧张,可她毕竟是特种部队的高手,哪儿能那么容易就失去了分寸?

郭姨作为养老院的护理员,多少也懂一些急救常识。

她看到曼陀罗方才做的那些事情,就想到孟凡一定是出现了意外。不管添乱也好、着急也罢,她当时就大声地叫嚷起来,“呼吸!人工呼吸。”

俗话说得好,人慌无智。

这就更不用说,曼陀罗方才还给孟凡做过检查,确认他的情况很危急了。听到郭姨的提醒后,她毫不犹豫地把头低垂了下去,并将嘴向着孟凡的嘴边送去。

孟凡歪倒在床上后,自身的意识便完全集中在体内。

等到真气的波动过去时,他的知觉便逐渐恢复了过来。也就在这时,他听到了郭姨的喊叫。

作为一名医生,他当然不会想到是自己出现了问题,而是误以为曼妈妈发生了意外。带着这样的想法,他猛地睁开双眼,并把身躯向上挺起。

“老大,你怎么醒啦?”

好在曼陀罗的反应够快!她飞快地把身子向后退去。可就算这样,她和孟凡还是险些亲吻到一起。

“我、哦!我刚才听到有人喊,我以为是曼姨出事了。”孟凡看到曼陀罗直瞪着自己,脸上的表情变得也有些尴尬,“曼姨,她、刚才不是她有事吗?”

“你们床都上过了,吻一下就吻一下吧,干嘛这么紧张?刚刚你们不是还没吻到吗?”郭姨倒是开通!她看到他俩紧张的模样,便在一旁戏谑地调侃起来。

她的话音未落,孟凡和曼陀罗就一同转过头去。她觉察他俩的目光不对,又连忙道,“额,我是来问你们中午吃什么的?我看你们一定想出去吃,那我先走了。”

孟凡和曼陀罗面面相觑地看着郭姨走开。

此时,轻咳声就从曼妈妈的嘴里传来。两人听到这声音,当然顾不得拌嘴,一同把目光向着她的脸上看去。

“小茜,是你吗?我好象能看到了。”

她的手虽然能够辨清方向,却依然无法摸到曼陀罗。显然她的眼睛只是有了光感,距离真正能够看到人还有很长的一段治疗要做。

可就算这样,曼陀罗的脸上还是换成了惊喜的表情,“妈,你真得能够看到我在什么地方了吗?”

“能!虽然这还只是一个影子。”

“太好了!那要是老大再帮你继续治疗下去,你的眼睛很快就会复明了。”曼陀罗兴奋得几乎要惊叫起来。

“嗯,可他真是你老大啊?我怎么听郭姨说,你们都已经……?”曼妈妈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。或许,她的心里当真希望这是真得吧?

“妈,你别听郭姨胡说!这根本没有的事儿,我们开玩笑的。”曼陀罗满脸涨红地回答,目光则向孟凡的脸上瞥去。可她的眼神丝毫都没有责备孟凡的意思。

孟凡看到曼陀罗满脸娇羞的表情,连忙开口搭讪道,“曼姨,咱们还是先说说你的病情吧。你这里有吃剩的vc、或是vb的药片吗?”

“没有!那个每次都是定量给的,而且是这里的护士亲自送来,并不经过郭姨的手。”曼妈妈语气舒缓地回答。

“嗯,是这样的。”曼陀罗点头。

孟凡听了她俩的话,原本舒展的眉头就微皱了起来。他显然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没错儿!问题果然出现在那些维生素药片上。

就在孟凡这样想时,曼妈妈又呢喃着补充,“可这些维生素片,我已经吃过很多年了。在这之前,我可没有过不适的反应。”

“曼妈妈,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。”

孟凡边说边把目光向曼陀罗的脸上看去,“小茜,你知道医护办公室在什么地方,对吗?”

“知道!我带你去。”曼陀罗毫不迟疑地回答。

他俩从曼妈妈的房间出来,直奔养老院的医护办公室。

说来也巧,养老院的保健医生刚好就在办公室里,并在那里摆弄一些刚来的药品。这里毕竟是养老院,不是正规的医院,因此药品通常会存放在医护办公室里,而医生和护士也会在同一个办公室里上班。

保健医生觉察门外有人,立刻就警惕地抬起头来。当他见是曼陀罗出现在门前时,便咧着嘴巴微笑着问,“曼小姐,你是来找我的吗?”

“是我!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。”孟凡闪身站到曼陀罗的身前,又大步向着办公室里走去。

“你?你是什么人,到这里来干什么?”保健医生看到孟凡,眉头紧皱着,把药向抽屉当中塞去。

“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!重要的是,你给这里的老人都服用了些什么药物?”孟凡阴沉着面孔,冷冷地回答。

“我、我不懂你说了些什么。”保健医生起身挡到了孟凡的面前,“这里是医护办公室,不是你胡闹的地方!你要是再不离开,我就要叫保安了。”

孟凡可不吃这套!别说保健医生只是叫保安,就是换成龙江大学的校长,他不也一样打吗?

在保健医生的警告声中,孟凡把手紧抓到他的脖颈上,又将他提溜了起来,“你不知道?难道你还想我给你提个醒?”

曼陀罗看到孟凡这样做,同样走到医护办公室里面。

只是,她并没有去修理保健医生,而是向着不远处的药品柜有没有免费黄色网站走去。很快,她就在那里找到了标有vb和vc字样的药瓶,并将它们拿到了孟凡的面前。

“你、你们想要干什么?”

“医生,我们不想干什么,只想让你吃点儿维生素片。”孟凡冷笑着回应,并把手向着药瓶上放去。当他看到上面的盖子已经被曼陀罗打开时,便将它直接送到了医生的嘴边,又向着他的嘴里倒去。

保健医生看到孟凡这样做,自然把脖子用力地扭动起来。

他的心里当然明白这些药瓶里面装得都是些什么东西!因此,他可不想让孟凡将药送到他的嘴里去。

“医生,难道我请你吃点儿维生素片就这么困难吗?”

孟凡把牙根儿紧咬了起来,脸上也换成了凶狠的表情。保健医生看到他现在的模样,身子便颤抖了起来,呼吸也变得短促。

当孟凡再次把药瓶向前送去时,保健医生便大声哀求道,“不!我不想死。你别杀我。这都是治疗恶性肿瘤的实验药,我是被逼的。这都是红会的人强迫我这么干的。要是我不听他们的,他们就要杀掉我。”

“红会?”孟凡的话音未落,惊叫声就从办公室的外面传来,“冯医生,不好啦!二楼有人吐血啦。”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

  • |